深夜书屋 - 经典小说 - 不能跟竹马当炮友吗?(1v1 H)在线阅读 - 标记(H)

标记(H)

    如李纵所想,叶雾初对演唱会很看重。

    ……不是享受时间地看重,是看重场馆布置。

    当天早上九点布置好了蜡烛,立了一块牌子,很直白地写——

    全世界我最喜欢你。

    花还没到,气球刚开始打。看着有一点空。

    彻底布置好要到演唱会期间,会留一个工作人员专程录像。

    是,她很恶趣味。

    无论自己哭还是李纵哭,都想记录下来,以后拿出来鞭尸。

    她躲在卫生间“桀桀桀”狂笑,笑完出来被李纵碰了个正着,竹马本人很不给面子地猜,“便秘了?”

    叶雾初:“……”

    谁懂,他被打很多时候是自找的。哪家正经人张口闭口贩剑?

    踢了他一脚,李纵侧身躲过,“没便秘你在厕所躲一早上干嘛?嗯?出轨啊?”

    她又踢了一脚,这次没踢空,“你没有哪次挨打是白挨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哪次挨打不是你想打就打?”他也无语,“下脚真狠。那么暴躁、生理期?”

    李纵打开软件查了查,她汇报没错的话,“是这两天……我靠、完美对上我回家吃饭的日子?”

    “几号?”

    “二十九。”

    叶雾初“哦”一声。

    “跟不跟我回去?”他问,“李遂催了我几次、你这次再推脱,我妈估计真的拿刀上门来逼我了。”

    她从小是别人家的孩子、深得别人家mama的喜爱。李纵搞不太明白,自己和李遂都是从老妈肚子里出来的,她更偏爱李遂就算,毕竟李遂是她比较年轻时生的,那会不太懂事。

    懂事之后有的李纵和李清玉,在母上大人眼里,都比不上叶雾初。

    还说什么——人初初看不上你是你阴德的。

    阴德个锤子。

    二十多年都花在她身上,叶雾初这辈子只有他一个选择。

    偏偏这位小同学没良心得紧,“晚上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少钱的活让你推到晚上才肯答复我?嗯?”

    她耸耸肩,一副无可奉告的模样。

    李纵恨得牙痒,“你就吊着我、你看看演唱会结束了我不cao死你。”

    叶雾初偏头,“那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气得缺氧,他猛吸一口空气,“行。我也不回了。问就说跟你鬼混。”

    “那莲姨也会觉得,是你带坏我。”

    有家长爱的小朋友有恃无恐,“李遂哥还是会拿衣架抽你。”

    治不了她。

    李纵“cao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别那么没素质。”叶雾初说,“B市提倡建设文明城市,万一以后说脏话也罚款,我可不给你出钱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彻底失去语言。

    她愉悦地弯了眉眼,“来房间,帮我挑几件衣服。”

    几套挂脖连衣裙都是亮色系,不能再辣。

    要么大露背要么小露背,裙子堪堪盖住大腿。

    “男的女的?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开演唱会的。”

    “男的。”

    李纵介意了起来,哪套都有缺点要挑,要么是嫌裙子把人显得五五分,要么是说腰线做太短显得她腰长,总之没有一条合他心意的。

    叶雾初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醋能吃得再明显一点。

    她又不是穿给小偶像看的,穿给他看还挑三拣四。

    越挑她越不想听话,挑了一件复古蓝的牛仔挂脖短裙——问就是,他有一条颜色一样的牛仔裤。

    “不听话还让我挑,嗯,玩我。”李纵确信,“渣女。”

    “渣个锤子。”叶雾初冷冷地瞪了他一眼,“穿你那条颜色和它一样的裤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穿我就穿、我不是很……”他想到那个词,厚着脸皮含糊吐露,“……妻管严?”

    “不穿拉倒。”

    激将法远比顺毛有用。

    叶雾初对着镜子上妆,她嘴硬的竹马换了身衣服,穿着一件黑色的紧身露脐短T,腹肌存在感不能再强,甚至胸肌都勾勒出大概的轮廓。

    有一点守男德地贴了乳贴。

    她忍着笑,继续拍着粉底——是蛮好笑的。李纵所谓的脾气,就是同样露给别人看。

    她是无所谓啦,看不就看呗,只要不上手摸,都在可接受范围之内。倒不如说越多人看他,她越兴奋——看到没、看到也不是你的。

    手往兜里一插。

    叶雾初还是不理他,一句话不说,专注地打扮着自己。

    李纵烦躁地踢了踢茶几,踢出点声音。

    他像个失宠的怨夫,谁懂,昨夜还流着口水叫他“老公”,起来就翻脸不认人。

    ……总不能是记得他说爱她,记得他说想死在她床上,盘算着跟他淡了?

    “……次——”

    他硬生忍住脏话,总不能求婚?总不能求婚!

    “啊,上厕所。”

    捏着手机去了卫生间,握在洗手台前,疯狂跟李遂发信息。

    【LiZ:急急急急急急!】

    【LiZ:十万火急我的亲哥!】

    【LiZ:咱家户口本在哪?!】

    【LiZ:我受不了了!】

    【LiZ:我要干违法犯罪的事!】

    李遂很淡定。

    【李遂:我会截图报警】

    【LiZ:神经病!】

    【LiZ:我要偷叶雾初的户口本跟她结婚!】

    【LiZ:报个屁!】

    【LiZ:事关我的终生幸福!】

    【李遂:老妈家电视柜面对着电视机右手边的柜子】

    【LiZ:鉴定完毕】

    【LiZ:你是亲哥!】

    【LiZ:爱你么么哒】

    【李遂:傻逼】

    解决了人生大事之一。

    李纵盘算着哪天回家一趟,联合李清玉把他家叶初初小朋友绑了,拿着户口本去民政局登记。

    法律关系比现在道德层面的良心,更让他有安全感。

    神清气爽地出去,轮到叶雾初问他,“便秘?”

    李纵:“……”

    贩剑者,必然会被贩回去。

    他竖起中指。

    行,爱得更深那个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趁她继续化妆,翻行李箱摸了个丝绒质地的盒子。

    李纵出一回国,做了很多事。不单是工作,还拿了个戒指,是去年约设计师订制的。

    做了一对红宝石的,情侣对戒。

    原本打算当普通礼物送给她,哄着她戴。像耳朵上的耳钉一样。送的时候说是礼物,她戴习惯了,他才开始戴。别人看是情侣款,只有李纵自己知道,是他蠢得令人发笑的小心机。

    现在也在耍心机。

    ——戒指准备在演唱会的高潮直接套进她手里。